任务
主页 > 任务 >

阳和平:美国的统治阶级必须把老百姓的反抗激情引导到美国的两党

发布日期:2022-08-02 17:56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文与视频来源于激流网,视频与文字内容为阳和平6月12日晚在激流网所做的关于“美国警察是如何‘依法治国’的?”的直播。

  我在美国生活了30多年,看到了美国老百姓对警察的畏惧。即便是老百姓看到警察胡作非为,不管是黑人还是白人,一般也不敢与他们讲理。

  因为他们懂得,面对着带枪的警察,要不想找死,就必须首先乖乖地服从。否则惹警察生气了没有好果子吃。人家可以说你是抗拒执法,说你是威胁警方,等等。

  你有理,也不过是打官司的权力而已。打了官司,警方的说辞比你能列举的证据多得多。陪审团更多的是相信警方的所谓“证据”。这就是“依法治国”。

  相比中国人,我也发现美国人吵架的不多,要么客客气气,要么来真格地。学生在学校打群架,往往很快地就动刀动枪。

  早期征服土著人需要暴力,从东部13州到现在的美国版图都是靠暴力获得的。西部开发期间有冲突就看谁的枪快,这类电影我估计大家也看了不少。

  再有南方奴隶制不是靠摆事实讲道理所能维护的。暴力就像家常便饭一样,否则按照中国人的话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给奴隶一点“颜色看”是治不服的。

  仅仅从种族主义的视角出发看问题,我觉得是远远不够的。种族主义的存在是有原因的,就像任何文化传统的存在都必须符合美国大垄断资本利益的才会有存在下去的可能。这个就像改开以后的历史,对改革开放有利的比如户口制度都保留了,对改革开放不利的比如铁饭碗都废除了一样。

  美国对外的帝国主义和对内的种族主义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两者都是维护美国垄断资本统治所必须的,所以我们不能把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分开来看。

  口头上美国标榜自己是支持民主和自由的,但是他们也明确地说过,他们支持的是认同美国价值观的民主,支持的是允许美国投资的自由。

  二战后,美国一跃成为一个超级大国,对外不断地侵略扩张和进行势力范围的争夺。作为60年代发动侵越战争的借口,他们提出了所谓的domino theory,也就是“多米诺骨牌效应”理论,声称如果越南沦陷为共产国家,美国的势力范围就完了,所以必须守住越南这个底线。近几十年来,美国打伊拉克,打阿富汗,在很大的程度上也是要镇住所有试图反抗美帝的势力。

  同样地,美国的垄断资本对内也需要镇住所有可能危害自己统治的势力。警察的暴力维护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一信条,维护着资本主义的“秩序”。维护这一秩序最好的办法,就是时不时动用国家暴力在一群人身上练兵,时不时的在一群人身上动武,以便杀鸡给猴看,达到威慑老百姓的作用。

  但是如果的对象是社会底层随机的老百姓,那么整个美国社会的老百姓都会有危机感,都会起来反抗。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把美国国家机器的暴力集中在一些特定的人群身上,比如黑人,比如外来的墨西哥人,比如百多年前修完铁路留下来的华人。那些实在找不到这类人的地方,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也是他们练兵的对象。

  有了特定人群的特殊待遇做对比,其他老百姓反而有一种隔岸观火的幸运感,毕竟警察不是针对自己这类人的,只要守法就是幸福的,感觉到自己是受警察保护的群体。

  老板怕的就是底下的人联合起来对付他,所以种族主义是一个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利器。美国30年代对付北方工人罢工的手段之一就是招聘南方的黑人,一手制造了工人阶级内部的分裂。

  黑人要求教育上的平等,政府就让城市的黑人与社会底层的白人争夺教育资源,把黑人的孩子接送到白人居住区附近的好不了多少的学校去,而不是把穷人的孩子接送到富人居住区教育资源丰富的学校里。

  黑人和妇女反对就业上的歧视,企业就雇佣几个黑人女性做花瓶,引起大家的不满。

  在60年代,以马尔科姆·X为代表的美国黑人主张暴力反抗压迫的时候,美国的统治阶级就捧起了主张非暴力反抗的马丁路德金。全然不顾400多年来美国黑人非暴力反抗成效甚微的事实。美国的历史上,像清朝晚期武训那样乞讨办学的黑人多的去了,却根本就无法撼动种族歧视的根基。教育改变了个别人,但是改变不了大多数黑人的处境。

  这时候不少的黑人意识到,美国政府对内强调非暴力对待种族歧视,宣扬武力解决不了实质问题,但是对外却武装到牙齿,在侵越战场上耀武扬威,除了,其他什么凶器都用了。

  马尔科姆·X 1965年被屠杀以后,美国黑人的激进组织风起云涌,最具有代表性的要数持枪的黑豹党。美国的官方非常紧张,就极力打压,各种卑鄙的手段层出不穷:暗杀头目、栽赃陷害、安放卧底、挑拨内斗,等等。

  说是多党制,但是前提是维护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多党制,是忠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一宪法根基的多党制。黑豹党威胁了现有的资本主义,所以就必须下去。任何试图反抗资本主义制度的党派,美国的国家机器从来是不客气的。

  说是美国公民有持枪的权力,但是也要看是哪一类的公民。被压迫者持枪就绝不允许,黑豹党就是一例。

  凡是统治阶级无法直接控制的群众组织,也就是金钱无法左右的群众组织,都是敌对势力,都必须瓦解,都必须限制它的生存。

  办法之一是把那些群众组织的带头头拉拢过去,捧到“体制内”,或资助各种NGO,以便掌控舆论。那些不愿意招安的头头就必须严厉地打压、屠杀。黑豹党的头目们是上来一拨,就逮捕、暗杀一拨,直到黑豹党基本上消失为止。

  无论如何,美国的统治阶级必须把老百姓的反抗激情引导到美国的两党政治上去,引导到议会道路上去。这一结果的顶峰就是奥巴马的当选。事后,美国的老百姓发现,总统的肤色与自己所受的压迫无关,警察的暴力一如既往。

  但是新科技也给予人民新的反抗手段,手机可以随时拍摄警察胡作非为的证据,尤其是直播使得警察无法删除老百姓手机里的视频。这几年由于老百姓手机上的视频频繁的曝光,警察其实收敛了许多。没有群众监督的警察暴力就可想而知。

  这次Floyd被警察暴力致死引起了全球人民的抗议,那个视频对美国普通老百姓的视觉冲击是空前的。美国老百姓愤怒了,大小城市都有的人群,几周连绵不断的示威,小城市、小地方的大多数还是白人,这些大家都看到了不少。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上街的大约有3类人:抗议的、暴动的和抢劫的。一开始媒体集中报道的是抢劫的,但是几周下来,抗议的才是主流,暴动的也不少,抢劫的抢完了就完了,后面就没戏了,无法代表这次抗暴的主流。

  前一段时间我还在思考着如何提出一些行之有效的,确实可行的改良主义主张,结果美国的老百姓已经提出砍掉警察经费、废除警察局,实现社区自治的革命主张,使得我感到自己远远地落后于群众了。